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培训 >> 心理咨询师的修练 >> 阅读文章

咨询师如何察觉和处理反移情?

2010-09-23 21:50:30 来源:株洲心理咨询网 浏览:9411
    一位接受现代精神分析培训督导的学生告诉我,她最近所学到的对来访者的分析态度是:“用鼻子臭遗臭、用舌头舔一添、然后再抱一抱,以求客观地体验来访者”。是的,客观的体验来访者的存在始终是心理咨询师的重要使命。不过,我开玩笑地说:“你想一想,对于同样一盘佳肴,不同的人会嗅出不同的气味,尝出不同的味道;对同一位异性,不同的人会抱出不同的感觉!你的那位老师之所以用这样感性的语言去描述共情,或许有他自己的情结,说不定是他自己的反移情的表征呢。”由此,我想谈一谈反移情。

  反移情是与移情类似的一种情感或情绪反应,只不过它发生在咨询师而不是来访者身上,因此可以理解为咨询师对来访者的移情,又叫反向移情。反移情通常来源于咨询师意识之外的无意识冲突、态度和动机,它是咨询师对来访者产生无意识期待和某些神经质需求的外在表现形式。狭义的反移情被界定为“治疗者对来访者的移情”,这是弗洛伊德的定义。广义的反移情可以理解为“由于治疗者的需要而非治疗关系或来访者的需要而产生的治疗者任何形式的无意识情绪或行为反应”。

  治疗者做出的有意识的非特异性的情绪反应不属于反移情范畴,治疗者由于共情和来访者移情所产生的心理角色反应,属于“情感卷入”,也不属于反移情的范畴。譬如,来访者可能由于移情而把治疗师看成心理意义上的“父亲”,你的“父亲”角色仅仅表明你正卷入到某种关系中,对此,作为治疗师是有清醒意识的。这不是反移情。我个人认为,那些试图达到咨询师个人目的,并与咨询和治疗无关的有意识行为,因严重违背咨询原则的行为而应加以禁止。而另一些治疗过程所需要的有意识情感卷入行为,可以理解为“运用了角色扮演技术”,属于正常的咨询策略。

  需要强调的是,反移情始终是咨询师指向来访者并以满足自身心理需要为动机的无意识情感。与移情相同,反移情也可以分为正性反移情和负性反移情。

  咨询面谈中出现反移情的具体形式多种多样,由于它是无意识的,咨询师往往难以察觉,但它几乎无一例外来源于咨询师深层的无意识动机,来源于咨询师自身被唤起未处理的“情节”,同时也与咨询师对来访者的移情缺乏了解或者被来访者移情所操纵有关。咨询面谈中常见的反移情有许多表现:

  ·对来访者表现出拒绝、讨厌、同情、漠视等不良情绪;

  ·在来访者面前出现明显不协调的、特异性的情绪或行为;

  ·拥抱来访者甚至与其发生性关系或保持身体的亲密接触;

  ·与来访者保持咨询室以外的非治疗性交往;

  ·用“昵称”称呼来访者或用“昵称”进行自我介绍;

  ·咨询师富于诱惑的着装和扮相;

  ·非应急情况下主动或应来访者要求将自己家庭的电话号码告诉来访者;

  ·过多地使用自我暴露或者询问与诊断和治疗无关的来访者的私人信息;

  ·接受或迎合来访者操纵表现出非自主行为;

  ·回避或逃避来访者的移情反应并急于结束咨询面谈或咨访关系;

  ·在非咨询时间对来访者的生活状态产生过度关注和焦虑;

  ·咨询面谈经常严重超时迟迟不能结束咨询或治疗;

  ·忽视咨询欠费情况或允许有支付能力的来访者试图不付费或试图降低收费标准;

  ……。

  反移情如果不进行分析处理,必然成为治疗中的障碍而不具备正面意义。某些极端的反移情,最终可能演化为严重跨越咨访关系界限的行为,甚至会对来访者生活、咨询师的职业声誉、以及咨询机构的公众形象造成严重损害。下面分析两个咨询师严重反移情案例,看看反移情是如何发生的。

  案例一:咨询师与来访者的性关系

  一名20岁的女孩子在心理治疗室与她的咨询师发生了性关系,一年后她放弃了治疗。这位女孩以后不能够接受与她所爱的男性发生性关系,对治疗体验的怀疑促使她开始学习心理学,以后她成为了一名精神分析师。这时她理解到:由于她专横的父母从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孩子不可能被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得到应有的尊重。12岁时,由于生理的发育和自我意识的发展,女孩对父母开始有所抵抗。母亲告诉她:男人与你接触都是为了性。这位母亲偷听她的电话,私拆她的信件,并检查她换下的内裤……,所有这些粗暴的干涉摧毁了她微弱的自身界限,带着这些创伤性经历她选择了心理治疗。她的内心冲突和心理期待是:一方面她多么希望父母能尊重她的感受,而另一方面她又希望找一个类似的场景重复过去的经历,并希望这次结果与往常不同,以此来治愈过去的创伤。这样,女孩就很容易对与她有长时间接触机会而又和父母完全不同的男咨询师产生了强烈的移情。有一天,她仅仅穿着内裤、外罩雨衣走进治疗室,当治疗要结束时,她脱去外衣,并主动触摸咨询师,于是他们发生了性关系。在她自己成为咨询师后,她分析自己“脱去外衣主动触摸咨询师”的深层动机为:A、你能看到我的全部而不是外表吗?B、我是否是有价值的,你是否能让我感到自己被你安全接纳,并让我明白我到底是什么?C、你是否可以证明你会给我善意的关爱而不会是粗暴的侵犯?但是,由于反移情,咨询师的行为对她来说无异于再现了她父母行为,咨询师粗暴地侵入她微弱的自我界限,也再一次证实了她母亲的预言:男人对她的兴趣只是性。

  案例二:来访者对咨询师的操纵

  一位对异性怀有无意识憎恨的32岁已婚女士,接受一位男咨询师的心理分析。这位来访者的主要问题是在与同事交往特别是异性交往中存在困难,对自己的婚姻生活不满意。在结婚前的仅两年时间里,她不断地接近男人又不断地更换男友,曾先后与不少于7位男士有过恋爱关系,但关系非常肤浅而短暂。每次恋爱的终结都几乎重复一个相同的模式:她允许男友触摸她的手、身体或者亲吻,直到男友向她提出性关系要求甚至已经准备做这件事的时候,她一改过去的态度,开始本能的推开对方,并用最恶毒的语言羞辱对方,直到他穿上衣服尴尬地离开。

  在接受一段时间精神分析后的某一次面谈中,由于她对治疗进展提出质疑,咨询师提出可以尝试采用“现场脱敏”的办法克服交往障碍,于是他们俩离开了咨询室。从上午11点到下午4点半,5个多小时后,这位咨询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满头大汗地回到了咨询室。见到同事的第一句话是:“唉,我早就想走,她烫头发做发型,我一时脱不了身……”显然,这位咨询师不仅与来访者共进午餐,而且又应她的要求陪同到美容中心……。咨询师的行为违背了心理治疗起码的技术设置和咨询原则,不知不觉中让来访者又一次实现了对男人的操纵。

  咨询督导老师在分析这位咨询师的反移情时证实:A、他之所以被这位女士所操纵,是因为在无意识层面他已经对来访者的问题感到无能为力,为了维护自己作为咨询师的个人形象,他试图通过“讨好”行为化解来访者对治疗效果的质疑;B、最近他在自己的一项专利推广工作方面遇到一些困难,因为没有得到妻子的理解和鼓励,对此隐含着一些抱怨和不安,实际上咨询师对这位来访者怀有某种亲密关系期待;C、在接受督导分析之前,他对来访者的移情反应缺乏认知,甚至并不觉得这位女士实际上又一次让他扮演了被操纵的男友或丈夫的角色。

  一个自我意识不良的咨询师在咨询面谈中往往会面临更多的反移情困扰。但是,即使你是一个有经验的咨询师也同样会体验到反移情,就咨询面谈而言,出现反移情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它是一种与咨询师生活状态有关的习惯化反应。问题是,你是否能够及时地意识到反移情的出现,是否有能力处理反移情而不至于对咨询与治疗过程构成消极影响。例如,在心理治疗中,一位来访者对她的治疗师进行了令人难以接受的指责:“你是我遇到的最冷酷、最像计算机的人,你像个机器人。我说话的时候,你只是坐在那儿像机器一样点头,我打赌要是我切开你的手臂,我看到的不是血管,而是电线。”如果你面对这样的指责,会无动于衷吗?产生愤怒、厌烦或者“患者不可理喻”的感觉都是很正常的,关键是你如何评估这种感觉并做出反应。多数情况下,来访者的类似态度可能来源于单纯的负性移情,但是即使是面对最极端的指责,作为咨询师,有必要首先检查自身的咨询态度对来访者的影响。譬如这位治疗师就应该审视自己:我是否对这位来访者关注太少而表现出了更多的冷漠?我是否因为来访者不断地要求与我建立亲密感而感到害怕,面对这种需要我感到力不从心,从而以一种“机械” 的反应方式来抑制或维护自己的形象?出现这种情况真的意味着我对她的治疗很失败吗?我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处理来访者的敌对情绪让她觉得我更真实而不是穷于应付?

  处理反移情的唯一有效方法是进行反移情的分析,也就是要“不断发现反移情…认识反移情…解决反移情…”。好的咨询师在从业之前通过接受系统的精神分析训练,往往具备了处理自己的无意识冲突的能力,他们具有较高的自我意识水平,能够很快使处于无意识状态的反移情意识化。但是那种“接受过良好分析的咨询师就不会体验到反移情”的假定是十分幼稚的,因此心理咨询师往往需要一名专业督导的帮助。你可以尝试在你的业务接触范围内与有能力的同事建立这样的督导关系,而不应过分相信自己处理反移情的能力。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