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治疗 >> 传统文化与养生保健 >> 阅读文章

刘友生讲性理疗病

2010-09-24 10:48:08 来源:株洲心理咨询网 浏览:5906
克山县刘友生善人在一耽学堂讲性理疗病

刘友生(口述)

说一个人得病,得病的原因在哪儿得的?人不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得的。这病怎么得的啊?从气,火。就是一个气,一个火。你一生气上火,我们的身体就象一个房屋,这门打开了,外界的东西它才能进来,就是说毒它能进来,你要是不打开门,毒进不来。是吧,这毒进不来呀。就是说,你这门不开,你人能进来吗?进不来!我们的身体跟那一样一样的。我们的(身体)虽然是个房屋(房屋是个假的),假躯壳,(但)我们还得保护好它。(如果)没有我们的房屋,不可能去立功,不能去做德,也不能去为人民服务。你得保护好啊。

  这些病都有哪些现象呢?有的是心理病,有的是性理病,有的是生理病。生理病就象王元午方才讲那个,那是哪儿呢?得从他母亲那嘎嗒说。得母亲那儿来。由母亲遗传下来的。母亲心性中,心性里有毒。什么叫毒?那就讲到了五行,恨怨恼怒烦。恨怨恼怒烦往我们人身上套,就是心肝肺脾肾。我们的心肝肺脾肾有病了,那你就存了五毒了。

  我现在讲的,谁一来有啥病了,说:“我有病了。”你看我的病咋得得啊?第一点,观察观察他,什么性格的人啊?金木水火土嘛。人有金性人,有木性人,有水性人,有火性人,有土性人。为啥说有这几种人呢?因为人有五脏啊。他五脏就代表了五行的。开始的时候,人不理解,好象说,他讲的是迷信吗?我有一本磁带,就告诉你,第一炮就告诉你,你们有病的人也好,啥也好,千万不要迷。你要迷了,你的病你治不好。因为这些的病是我们的心性上来的,从我们的心和性上来的。你要不动心,你就不能生气;你不动性,就不能有病。所以心性一动,病就来了。

  说(我是)火性人啊,火性人就得火性的病。什么病,心病!有人得心脏病了,说:“我是心脏有病了”。不用问,他要说他心脏有病了,你就知道他是啥性。火性!火性人啥样?好使心。使心叫恨气大。一个事情不随他心的时候,他就恨,恨这么的,恨那么的,甚至黑天白天要想。有些人得了心脏病,象冠心病啊,心肌炎啊,心积水啊,二心瓣狭窄啊,心肌梗塞啊,癫狂失语啊,精神病啊,你看看这病,这种病在五行之中是最严重的,也是危险病。这种病也是危险病。

  火性人得的这个病它存在哪儿了呢?存在他的心血管里头。到心血管里头去了。为什么有心肌梗塞?就是心里头血管中间,气存进去之后(说那没看着啊,你看看,还没看着呢,看着还了得了,看着就要命了,没看着都要要命了),心血管里头进去气了,气跟血它卡入到中间,它把血给隔开了。

  因为这病我没少讲。心脏的病我讲的太多了。

  有的人得上冠心病,一天休克九次,往那儿一坐就哆嗦了,往我那一坐,因为我那儿,我是农民啊,我挺忙的啊,一天挺忙的,他来了,就到家了。我说:“你是哪儿来的啊?”(不认识啊,都不认识啊,哪儿来的,他都慕名去的啊。)“哎呀,我是古塘的啊。”“咋的啦?”“我……我那个冠心病啊。”“冠心病?冠心病”我说,“好好。”他说:“那好好吗?”我说:“好好。”我说:“你能信我啊?”“信你!”“信我,我就问你一句,你就答上就好了。”他说:“你问吧。”我说:“你恨谁呀?”他:“啊……啊……行行,恨两人!”“哎,”我说,“那你好了,恨两人,你知道恨那两人你就好了。”我说:“你为啥要恨人家?”他说:“那个……这么……呵呵,我……我……们孩子考上学了,你说又让人给顶下来了。”“啊,”我说,“你恨他,是不是?你这就产生恨气了。”他说:“对。”“你这孩子啊,”我说,“你这孩子啊,文化水平不够,够了能顶下来吗?不是顶下来的。”完了他说呢:“我说给顶下来了,我就托人,我就给人钱,让人去给我办去,谁知道没给我办成,把钱给我花了。”“啊……”我说,“你看看,这就怨你了,你这个恨人家恨的邪乎吧?!”他说:“对。”我说:“你不应该恨人家,得怨你自己。”他说:“咋怨我自己呢?”我说:“你是不是把钱往人家手塞的啊,是不是人家没说:‘你给我拿钱,我去帮你。’没有吧?!”他说:“没有。我心(想)给他两个钱,捅给他两钱儿,他给我办喽。”我说:“你……行贿的……受贿的有罪,你行贿的也有罪呀!”我说:“你这就是过错!你孩子没有那个水平,你硬要去要求那个水平,那就是额外的要求。这不是过错吗?”“哎呀”他说,“你说的也对呀!我这可不是咋的!这玩意你要这么一说吧,还把我这心里疙瘩真解开了。”你说就这么咕磨就好了。他病了三年啊。就这几句话,起来了。“哎呀,我好了,我的心,大爷。”当时就有试验(在)里头。怎么试验了呢?我妹夫家跟我家挨着,东西院。他盖一个砖瓦结构的房子,上面铁皮子扣上了,就剩几瓦没扣了。着火了。上头红堂堂的,着了!这房子还没等住呢,还没装好呢,就屋里着了。着了都去救火去了。他要去,我就不让去。我说:“你别去呀,你是心脏病,(别)把你惊腾坏了(我知道这心脏病怕惊)。”他说:“没事儿啦,可稳当了。”救完火也没咋怎么的。打那以后,他就好了。

那就是啥呢?讲病的是啥人呢?讲病的是一把钥匙,有病的就是一个锁头,我给你开对簧了,嘎叭,就开了。你看得的那么些年的病,几句话,他就好了。什么原因。这就是善人性心理疗病的独到之处。这就是心病。

       肝病呢,肝病咋来的啊?肝病就是生闷气生的,那叫怒气伤肝啊。头迷眼花的啊。得上这个病,头迷眼花,耳聋,牙疼,嘴斜眼歪,中风不已,半身不遂,肝胆有病。哪来的啊?生怒气来的。这样的人不好说。这叫木性人,阴木性人。咋的?倔!强!又倔又强,突厥横丧。这样的人就好得这种病。他这个病存到哪儿了?筋里头呢。人身上的筋里头。存到那里头了。你看,不是这边身子,就是那边身子,拖拖落落的,不是筋(吗?)不好使了吗?哎,那个毒在那里头呢。要往外排的时候,通过我们去给他讲,讲清人生的道理,为什么要生气?来回的反复的研究他,开导他,他心要是一开了,他往外倒的那个滋味,酸的,吐酸的,吐出来是酸的。火性的那个吐出来是苦的。哎,苦的啊。苦辣酸甜咸嘛。五行嘛。金木水火土嘛。恨怨恼怒烦嘛。苦辣酸甜咸嘛。红黄蓝白黑嘛。那都是五行啊。这里都是五行的妙用,五行的这种妙理。

  土性人得病呢?土性人得病,胃有病。胃有病咋来的啊?怨气。遇事怨人。善人讲那么一句话嘛,说:“(你)别怨人,不怨人就是成佛的大道根。”今后天天你要问,遇事儿你还怨人不怨人啊?你要有这种毅力,头脑还清醒。“我不怨人,事出两人,莫怪一人。一个巴掌能拍响么,我怎么就怨人呢?”这能清你的心和性啊。能清醒你的头脑。

  要不有的人,有病了,碰着个事儿了,明明这事儿吧,不都怨人家,他就说怨人家,现在人都怨人。没有一个说:“怨我啦,怨我了。”谁要那么说,(就)说这多低贱呢。我说这是高尚的人。这是纯粹的人。他能整修自己。有些学佛的人和学道的人,他们修、修、修,修啥呢啊?修掉自己身上的毛病,修自身,这叫真修。那怎么叫(佛教里讲叫)“回相”呢。善人讲叫“回光”。回光返照,照自己。照镜子总照自己。看看我有没有什么毛病。不(这么)的,就往外怨,怨气五毒,存到心里就病,怨人伤脾,把脾伤了。脾,因为脾是连的,疼闷,胀饱,噎膈,转食,上吐下泻,胃病得上了,胃虚啊,胃炎啊,胃溃疡啊,胃癌啊,胃黏膜脱落啊。因为这病我都讲到过。我呢,讲一个特殊的…胃癌,这是怎么样?我说:“你啊,你这小子,我看你好象没干什么好事。”我说:“你最怨的是谁啊?”“我怨我老爷啊。”我说:“你怨老爷干哈?!”“我老爷给我说个啥媳妇?你说非要我跟她订婚,结婚,这……是傻咧咧的,我成天看不上她。我就怨我老爷。他一跟我两干哈,不随我心,我就怨我爹。”“唉,”我说,“你所以你就这,胃是空的,属阳,所以你啊,你才得这个胃癌。你就这个命,别人咋没摊上这样的媳妇,你摊上了,这就是你的命运啊,你不承认。你怨老人,你对吗?你想想?!”“哎呀,”他说,“那我错了。”他说:“错了还不算呢!我呀这就因为媳妇不好,我还干了不少坏事。我走下坡路了。”我说:“你看看你,你毁坏了多少人的身心健康。多少人跟你苦恼。你对吗?”“哎呀,”他说,“我错了。”那跟沉阳回去呢,那都有多远的地方。我就放个晚上。我离他家远,离他家那地方二十多里地,我骑车子,吃完晚饭去的。到那地方都多晚了。我说:“行了,你知道你自己错就行了。”第二天早上我就骑车回去了。我走了他就吐啥你说,吐肉丝子,都。胃癌的,胃里头长个大肉疙瘩,正给胃那个门上长个肉疙瘩。吐肉丝子,拉肉丝子。这人叫王金厚啊。几下吐好了。也能吃了,也能喝了,也能跑了,也能跳了。说明什么?这病是不是自己找的?所以善人不说吗,没福得会找啊。有福你还得会享。死呢是自己作的,真是作死的啊!唉!你就胡作非为,不走人生的根本的道路。那你看那样不得作死了啊。所以说呢,他这胃病得上了,那就是怨气大。一使劲怨人家,往外怨。这个毒气存在哪儿了?存在肉里头了,搁肉里头。往外的时候,往外吐的时候那保证是甜味,吐出那东西准是甜的。

  因为我讲病二十三四年了。在黑龙江那一带啊。黑龙江省那是整个都知道我,都了解我的。现在我家呢,一晃眨眼就是二三十年,反正是没有断人的时候。你来了呢,反正我家就这个条件,你该吃你吃,你该喝你喝。就一点,不许你花钱。不许你扔钱,你扔钱我不准许。因为我们家,就是这么个什么呢?就是个家庭,就是这个……因为我二十来年了,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要能够把人当好,我是最大的高兴。你能把一个人当好。那得了。什么也不用。你给我扔多少钱,善人说的那么一句话:“万两黄金不卖道。”钱那是身外之物,我认为呀。说那你咋样供应呢?我家种地,我们家种地,种点地我也不干别的,就是买饲料。

  说那个,金性人得啥病?金性人得病,肺病。阴金性人得病,肺病。肺病咋得的呢?恼人。恼人就是记仇了。嫉妒心。把他记到心里头了。见到他,心甚至就有一种另外的感觉,心中合计他,表面还看不出来。叫恼人伤肺啊。气喘,咳嗽,吐血,肺虚,肺炎,肺结核。看看吧……肺病还有两方面,儿女不孝双亲,多病咳嗽。老人忧愁儿女,多数气短。老人到晚年了,不是说“老怕丧子,少怕丧妻”吗?老人到晚年了,要是把儿女丧一个,可坏了。这个老人啊,要是心小的老人,保证气闷咯。你看他不咳嗽吧,他气短,一动弹,气没了。要不动弹,坐那嘎,还真象个好人似的。一动弹。“我这怎么一动弹就上不来气儿呢?”忧思上来的。病这个原因很主要。我们怎样把他补上,补好了。他这个毒气存哪儿了?肺里头哩,存到肺管里头。他往外倒的时候是什么滋味呢?辣的,倒出那味儿准是辣的。那他吐出那味儿啊,你(问他)说:“啥滋味呀?”“哎呀,辣呀!”那是由于恼人。这个五行之中啊,这里讲的就是五行啊,在这个五行分出的五色,五色五味嘛。五脏,五常。
     

12楼

水性人得啥病呢?水性人得病是肾病。肾上有病。说那这咋来的?烦上来的。烦性大,好烦人。烦人伤肾嘛。烦人伤肾,腰腿的病。腰疼,腿酸,肚腹疼痛,腰间盘突出,腰椎结核,股骨头坏死,糖尿病。糖尿病,我碰上,讲几个糖尿病,还讲了几个尿毒症,我也碰上不少。
我们克山县妇联主任,就是尿毒症,就是说这是过了一个春节了啊。在头春节,就春……秋天的时候吧,上我家去了,她怎么了?她是三天透一回析呀,不排尿,三天透一回析。不透析就不行了,这三天要不透析,第四天要不透析,完了,不能动弹了,那就要死了。那人家是……是这个什么呐,县的妇联呐。县里头后头跟医院联系,给她透析给她减去一半价钱,透一回析大概是七百多块钱,让她给交一半,交三百五十块钱吧。那一年还得四万多块呢,那还少吗?四万多块!就这么多。
后来她上我们家来了,我一瞅,这人什么病呢?这人?走道怎么栽着楞楞还搞人搀着。进屋了,完了就上炕。我说:“你什么病啊?”她说:“我肾……我是尿毒症啊。(从肾病转到尿毒症。)”“哎哟,”我说,“你是一县妇女之长啊。”“是啊,”她说,“我是一县的妇联主任啊,我做得很好啊。”她说她做得很好。我说:“那你做得好,你怎么长病呢?好人不能长病!”
那我当时我就这么问她。她说:“你看我……那个……到时候过年过节的,我下去看看这个妇女啊,哪家妇女有什么困难,我都做了。”我说:“你啊,你没做好。”她说:“那你说我哪嘎没做好?!你给我指示指示。”我说:“当然,我要说你,我指正给你指出来。”我说:“你是一县之长,妇女的头是你,咱们克山县有一个女的不忠不孝,都是你的错!因为啥呀?因为你没把妇女道给讲明白。做妇女应该咋样做,你没给她讲透!这就是你的错!你能说你没过吗?!”“哎呀,”她一听:“行,行……那你说的也是道理。是啊,我没面面俱到啊。”我说:“你要是能象康熙似的下去私访,到处走走看看呢,各村走走,访一访,哪家妇女对老人如何如何,你呢?”她说:“我也没能做的那么好。”
“你看看,”我说,“你是不是有过?!王善人不是说吗,‘世上一个人没好,’善人说,‘我都有过。’你看看,认错!为啥要认错?认错长你的阳气。你一认错了,你不跟人生气,不怨人了,你心里就痛快了,高兴。那阳气能不足吗?”我这样一说了,她说也对。哎,真的,头年腊月二十五了,老两口子开车来了。哎呀,她一进……搁外头一来我就听见闹啦,喊哩,吵吵吧基的。我说:“是谁呀?”我们家那位说:“李太荣。”她叫李太荣。哎呀,我一听,我说这人好了。
那她再来说话呢,那个……那个声有气力呀。进屋了:“二哥,你看我好没好?”“哎呀,”我说,“你好了呀,还不好么?!”她说:“我打你这回去,我就赶赶就好,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好,现在不透析了,也没病了,我都。”
为啥呢?她回家默默地查找。“我这五年,哪年呐,哪年呐,”她说,“因为我办的,我做妇女这个工作很多年了。我哪些地方我错了。专门找我错!”
佛教里不是讲么:“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别论别人是非。你要论别人是非,那给人家洗脏衣裳呢啊!因为你合计着把人家洗脏了。所以我们讲的呢就叫“道己过”。说自己的过。我们要论人非,给人家道过呢,于你何益呀?所以说我们有很多人把事情给弄错了,他有病了。
说肾病是烦上来的。都烦啥样人啊?有的人长妇科病啊,腰椎结核啊,腰间盘突出啊,这是这么了?都从烦上来的。那怎么烦上了。现在我看这个……妇女得病这个子宫瘤的太多了。什么原因?夫妻之间不和睦。说夫妻之间得产生三合呀。三合,什么?性合,心合,身合。这才达到……这就叫真正夫妻的合。性合,两人的性格合起来,能合起来。心还能想到一堆去,心还能合起来。然后再到身合。咋办?那就说要……

  谈到什么,用在什么方面,酒色财气四座关呐!这四座大关,人人都在里面圈着。人人都让酒色财气圈住了。象我们众位学者,众位博士啊,我们念书念的为了啥呀?念的为啥?有人理想很大,有的人理想达不一定有那么正确的大。有的偏了。偏到哪儿去了?念书。古人念书念明理,今人念书念名利。念到名利上去了。为名利而念!为名!为利!那我……咱们这些我不知道啊,我们家跟前的那些也有大学生,农村也出不少大学生。我说:“你念书为了啥呀?”“啊,我念书,我要考研究生,我要考博士。我要到……”我说:“完了然后呢?”“我能挣大钱。”是不,念到名利上去了!我说:“咝,你,没念念你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一个人么。能不能为我们人类干点好事啊。”“哎呀,那……我能有那能耐吗?!”我说:“你看看,你这就错了。你是天生的,地长的。天给你性,地给你命,父母生你的身子。你在三界之中,你怎么样能把这个人当好啊。”说人好,啥样是好人?啥样算好了?在五行之中,我们能给他轮起来。首先从家找。现在我们念书,花费……今天一个那个小女孩子吧,我问她了,我说:“你念书需要多少钱啊?”她说:“不知道。”我说:“你不知道,那你大约得多少钱哪?”“大约啊……”我说:“得几万的吧?”“几万哪够?!”我说:“你这钱打哪儿来的啊?”“我父母的啊。”我说:“你父母把你生到世上,生儿育女,我们人人都乐,能有几人孝他的老人呢?孝他双亲呢?”她说:“怎么算孝啊?”我说:“你一小孩子啊,就亏那个孝道。”常怨她妈妈不对,她妈妈脾气不好。我说:“你妈妈脾气不好为了啥呀?说你。”“(她)说我。”我说:“你妈说你盼你咋的啊?”“盼我好。”“对,”我说,“你妈要是不关心你,不管你,把你扔到一边去,你愿意随便,你能成才吗?子女由教而成,由不教而坏。由教育而成,由不教而坏啊。人就象一棵小庄稼似的啊,我们必须要给它除草,给它堆肥,然后长的能兴旺。所以说我们人呢,不也是如此吗?父母要管你,要说你,给你钱,培养你,不惜一切代价,让你成才,你怎么还不愿意你妈妈呢?”“你妈妈有没有好处啊?”她来眼泪了。她要哭,她没哭出来。(旁白:今天两次,三次了,没哭出来,没好意思哭。头年啊,腊月天了,从那个三亚那边回来一个女孩子,也是念大学的。她是那个大学的,她是专科,她的弟弟是那个…哦…研究生。她在那儿得什么病呢?就是……也就像是梦遗。得了那么一种病。三十岁一个姑娘,还没找对象呢,就得这么种病。要是老百姓看呢,好象这是什么病啊,这是什么?什么鬼缠身了?我说不对。她跟我讲:“她给我领这看那看的。”她妈领这看那看,没有成功啊,看不好了。后来,介绍我说:“必须你到刘善人那去。他能给你解开这个疙瘩。”她就找我去了。我说:“孩子,你这病咋得的啊?”“不知道。”说话一点气力没有,黑陶陶的。我说:“干啥?你不知道?”我说:“你心目中恨一个人,所以你才得这种病。你恨的太厉害了!你恨谁?”她这么一问她就知道了。“啊,那我知道,恨谁我知道!我恨……”恨她一个表妹。就恨一个表妹呀,就得这么个病。她说:“我要一恨,半宿一宿我不睡觉,我寻思她,我恨她。完了,坏了。”她说:“就来头上象站着个人似的。”你看坏不坏。她说:“我要是那么一躺,头上就站个人,没头没脑,就搁那站着。”她说:“我就……就……就是这个病。”“完了呢,”她说,“现在不行了,这个人跟我就……就……就……上床。”她说:“现在我一点力量都没有。说话都没力量,走道也没力量,我就要死了。”我说:“不能死!别死啊。来到世上别白来啊!你别白来呀!”她说:“那咋整呢?”我说:“你知道你跟谁生气吗?”“知道。”我说:“你得找她长处啊。人各有志啊。一个人一种观点,一个人一种志向,一个人一种想法。你说人家不对,人家那心里:‘我就那么想的,我就要那么去做。’那你要说人家不对,就是你不对。”“哎呀,”她说,“那我还错了?!我管她,我关心她啊。”我说:“你这样关心不是好关心。”所以她就呢……她搁我那呆几天,真好了。她因为想到……这种……“我对你这么好?!完了。”她觉得挺委屈的,她就哭啊。我一看她哭了,我说:“能好了。”她把这股委屈的阴水全放出去了,心里话全说了。打这,她就属阳了。

  病呢,不大一样,什么样式得的都有。我们讲病也碰上很多很多种疾病。总之来说,病由己生,好的时候还得由你自个儿好。因为我们讲病的人是就给你指个路子,给你指个方向。指出个方向让你去干哈去呢?那你自个儿走不走就在你自己了。

  那从哪儿说起呢?说:“万恶淫为首,百行孝当先啊。”从头说起,从脑袋说起呗。从头说起,头--什么?老人。头顶天,脚踏地。那头上就是老人,长辈的。你要不愿意长辈的,保证你脑袋有病。你跟老师,你要不愿意老师,你脑袋的忽忽悠悠的。你想咋的?师徒如父子。因为父母是你第一任老师,那老师呢?是我们第二任老师。母亲就像前边的车似的,车在前边走,后边保证压出辙,儿女就步着父母的前辙去行驶。要不怎么,古人讲那么一句话嘛,“子随母性。”一点儿也没说错。所以说王善人为什么要成立女子义学,王善人说:“女人太苦啊。”过去的女人想当苦,女人受气啊。他说:“女…不平等啊!…我要救女人出苦啊!”救女人出苦怎么救?就得成立学校。让女人上学,念书。念书有文化,有知识,明白道德,明理。女人明理呀,才能生出孝子贤孙。那女人要不明理,都是些愚嘟嘟的女人,能生出那样的好儿女吗?说我们这些人,你们的父母,可以说聪明吧?不聪明不能出现我们这些个国家有用的人才。我们——有用的人才我们怎么样去做?怎么样去做呢?叫啥呀?叫社会上的,士农工商官,这是我们国家的五行。我们是士子。士子我们就得……我们占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我们就怎么样给国家出力?把我自己忘了,别为我自己着想。为人就是德,为己就是私。那叫私。为人不为我,灾难它能多?

)是吧,她要哭她没哭出来。她说:“我们念书的人不都是如此吗?”我们对老人……
      道在哪儿呢?道在己身别远求,须向动静二字究。男人为动,女人为静。男人为阳,女人为阴。阴阳和了生贵子嘛。男人乐了为天晴嘛,女人乐了为地宁。天要(是)晴,地要(是)宁,留下后一代——神童;天要不晴,地要不宁,生下后一代是什么?——胡涂虫。你看在胡涂父母就生一个胡涂人。要不为什么我们国家说那个理智不全的人不让他结婚,这不是以后国家还不又留现在那么一个污点,不是吗?所以说,我们夫妻应该咋办?夫妻相敬如宾。咋样能相敬如宾?男要贞,女要节。说:“男贞女有节,恩爱有风发。”你必须得达到这个程度。它才叫合理的夫妻。这样的夫妻保证能生出好的后一代。别达到那程度,是吧,父也不父了,子也不子了。现在不就是父也不父,子也不子,手足分达。夫也不夫了,妻也不妻了。你看看。咋的?你那样,我也那样。不要那样。不要达到那个程度。要达到一个什么程度?达到一个和美的夫妻。和美的夫妻才能产生我们很好的后一代。那你看这个家庭……当然你看谁家要考上一个,象你们,我们这些人家,考上大学了,哎呀!父母多高兴啊:“我没有白付出那么大的心血。把我的姑娘(我的儿子)送到高等院校。”可是我们呀,要回报老人。回报老人什么?老人让我们能考上高等学校,我们就要回报老人。回报老人啥呢?我们的老人都望子成龙,我们不要白来。怎么呢?很好的去执行、行使我们的使命。我是这个科的,他是那个科的。那就是名啦。我们的名就是我们的命。你要本着你的名去做,那就是本着你的命去做。啥名?说我是个男人。男人,顶天立地。大丈夫,大丈夫你就不能象小丈夫似的。大丈夫嘛,宽阔胸怀,有容人之量。宰相腹内能行船嘛。你象宰相那个大肚量,别耍小肚鸡肠的。今天…你不说那个象讲什么,讲那个姑娘那个道似的,说姑娘性如棉嘛。多干活,少花钱。姑娘的性格象棉花似的。棉花那是盘之如饼,纺之如线。盘如饼就是柔韧,柔韧还温暖,温暖呢,那就是说平等待人,不能嫌贫爱富啊,分出高低啊。我说人人都是平等的,别分出高低来。还要咋的呢?别神刹刹的,也别火辣辣的;别一阵风,一阵雨的;一会儿莲花,一会儿牡丹;一会儿这么的,一会儿那么的。要有常性。还有呢?还要有洁白啊。棉白如玉。要清白。脚不踏邪地,耳不收邪音,心没有邪念。一本正经,正气凌人。有正气,正大光明。再头前走着,后有样子。穿个衣裳有点破的。一个人要当面要说你好,不一定,奉承你呗。这个人要背后说:“某某某同学这个人真好。”得了,这人不错。老天爷把你封了,大伙儿把你封了。是老天爷把你封了,众人是天嘛。大家把你封了,说这人好,这人就是好。

  在五行之中,我们能不能懂。什么叫五行?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西方庚辛金,中央无极土。这是方位…这是定方位的。然后定到我们家庭。家庭(中是)什么?兄主东方,父主南方,母主北方,西方是金,主什么?名儿。中央是土。我们在这个范围内,我们能不能达到我们…按我们本身的方位去做呢?姑娘,园情的啊。智为根嘛。智为根,园情的。园情的就是圆满家庭。你姑娘性如棉嘛,说话不能两头传,别两头传,要两头瞒。往往有很多姑娘呢,造成两头传,叫什么“两头蛇”。两头蛇,啥叫两头蛇呢?两头捎那个话,传恶语呀。闹的呢,婆娘两家怨结重重啊。好话传,烂话瞒,让她婆娘两家一团和气。现在我们兄弟姐妹都少了。兄弟姐妹都少,这个家庭要是再不和睦,那你说怎么办,跟谁和去啊。“入宗族,和乡邻。”家族,我们亲朋故友要和,还有呢,我们跟前范围内的人还得和,都得和起来。和起来,阳气才大啊,阳光才足。众人捧材火焰高嘛。众人合起来,单丝不成线,孤树不成林啊。一个人没有那么大力量。就是说我们一个人好了,善人说:“好了一个天地。”两儿人好了就好两儿天地呗。我们众人都好了呢,是不是就…整个社会就都好了。

  这得需要我们去做,我们众人去做。众人做个什么样的人呢?做一个忠臣,孝子。忠就是不说谎话,办事实在,不讲狂语,不打诳语。不糊弄人,不骗人。不糊弄拐骗坑蒙。干嘛呢?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人。说孝,孝心,分好几等呢。有孝心的,有孝身的,还有孝性的,现在呢,孝身的多,孝性的少,孝心的也不多。咋说呢?孝心的不多?让老人操心呢!为啥说让老人操心呢?说我们夫妻之间不和,四个老人操心,看看吧,真要离婚了,老人更操心,更惦心。我们兄弟姐妹,手足之情,是兄弟一母生嘛!兄弟姐妹是一母生,不要为了金钱去纷争。兄要友,弟要恭。悌道造大同,家道才能兴。兄弟多和睦,兄弟要多和睦了呢?那家道准能兴。所以我们在这种条件下,看我们怎么办?能不能让老人操心呐?让老人省心!甚至有人这样,我们结婚以后怎么样?哎呀,我得孝敬老人啊。就买点吃的给老人啊。这个吃的买来,老人呢,下不去。外孙子给逮着,自个儿孙子给逮着,你说这些东西拿来怎么办?东西给谁吃呢?自个儿吃吧,咬着咽不去。给外孙子吧,给孙子吧,儿子媳妇还不要:“别给他噢!给你买的。”看看,这老人多难?!你别管是你给谁买的(我给你买的)。你别管他给谁吃。达到他心高兴啊。你得让他高兴啊。他因为啥呢?不是说吗:“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现在的孙子,什么?小祖宗。你看老祖宗可不行,小祖宗最好使。养活一个小祖宗,那你能养活多少个老祖宗啊。因为我们农村就是这种情况。呵,怎么的呢?一个妈能养活六七个,连男人、连姑娘带儿子六七个,可是这六七个儿子(姑娘)就养活不了她一个妈。为什么?他就为他-妻!子!他说啥?“没养活我自个儿。”都推脱责任呐。都在来回推磨,把老头老太太推得没招了,就得自个儿过。那咋整啊,就自个儿过吧。过不了了,拿点儿养老费,谁也不肯往外拿。他儿子要说要钱了,他姑娘说要钱了,嘿,可快了,没有,塞去!借去!看看!孝义何在?!生儿育女人人乐,能有几人孝双亲!我们在外头花钱无度,挥霍浪费,不知道老人那种辛辛苦苦,老人挣那点钱把我们供养大了,我们呢?老人是血汗之钱,可是我们呢?成才以后,来钱了,往往有很多人是人民的血汗!贪污,腐化,歪门邪道来的钱。那不是人民的血汗吗?!可是你父母供你的钱,是一滴汗!一滴血!来的。我们怎样回报我们的父母的呢?……
        道,道在哪儿呢?道就在我们自个儿心呢!我们听到有很多人讲,说我们很好的修,能够上极乐世界。我们现在就在极乐世界。你一天高高兴兴就是个极乐。欢欢乐乐的,一团和气,那不就是个极乐世界吗?现在我们就是在天堂。生活,可能大家都没经历过那个生活,我是经历了。二十五年以前,那种生活条件啊,吃的啊,有点不够,吃的什么呢?不是大米白面,那时候……现在我们的生活,天堂生活!不是天堂啊?!真是天堂!可是在天堂我们还不知足。不是说吗?知足能有乐,不知足哪有乐啊。知足长乐嘛。可是现在没知足。为什么人没有高高兴兴的心理状态呢?就是不知足。有一千,想一万;有一万,我想十万;有十万,就想百万;有百万,我想千万。都有了,这些烂纸票太多了,弄点银子吧,弄点金子吧。有了金子有完了,又想什么?儿子!孙子!你说这心操了,没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别给儿孙当马牛。我们要给儿女攒下钱财,儿女也不一定就能守住;你要给他攒点德,他肯定守住。德荫子孙嘛。德是根嘛。你攒下德是根呐。做点好事就行。救困啊,扶济啊,惜老啊,怜贫啊,修桥啊,补路啊,建筑学校,建筑敬老院啊,帮助贫苦之人啊,这就是德。这就是德呀。你给儿女攒下一大堆钱,儿女怎么样,靠着老人的这个产业,有钱!怎么样?他挥霍浪费,胡作非为呀,花天酒地,养成坏的习性。一旦老人去世了,完了,钱走茶凉了。不会过日子,他把钱,那还有多长时间就挥霍没了。完了,最后没钱了,想回头,晚了!苦海没边,回头是岸。

我们有病,不怕!有病很好好!找准了那病根,知道那病怎么来的,搁谁身上来的,搁什么样的人身上来的?头部的病就是犯上来的,脚上的病就是伤下来的。那往往有很多老头、老太太:“哎呀,腿脚不好啊,我的脚啊,你看一天脚疼啊,”她说,“腿疼啊。”儿女是你生的,是你养的,然后呢,你看儿女处事不对,你还跟儿女生气。你不腿疼往哪儿跑。是吧?那她不腿疼?兄弟姐妹不和,那手足之情,那你说呢,它能不疼吗?夫妻之间不和,你能不得腰上的病吗?夫妻是什么?是平等的。过去说男人压着女人,现在不是说吗?我们的主席把我们男女提到平等了。男女是应该平等。善人的书也说,男女应该平等。男人不要管辖女人,女人也不要管辖男人。男人要管辖女人认为:“啊,你嫁我了,你就得听我的。”女人认为:“这个丈夫嫁我了,那你就得归我…归我说的算。”这是啥?善人讲的这是:“欺男霸女。”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