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咨询 >> 心理咨询案例分享 >> 阅读文章

婚姻咨询:你有多久没看我的脸?

2013-04-02 21:57:23 来源:株洲心理咨询网 浏览:2758

咨询案例:
  妻子化名:红云  年龄:38岁  职业:医院护士
  丈夫化名:阮锋  年龄:40岁  职业:行政干部
  自述:妻子对丈夫起居饮食的关注和管束远远超过了对丈夫情绪的关爱,丈夫感觉压抑。妻子也不满丈夫对她永远是一张“报纸脸”的态度。
  诊断:夫妻之间需要经常性的情感交流,以促进爱的流动,增强爱的活力。
  妻子一个人来“就诊”,她焦灼不安地说:“他突然离家出走,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要这样?”
  40岁的男人为什么突然离家出走?是因为墙外的诱惑,还是不满家的束缚?
  红云自述:我是家里的一只陀螺
  我称不上是典范,但是也应该算是合格的贤妻良母吧。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夸赞我,所有认识阮锋的人都羡慕他娶了个好老婆,可阮锋却好像并不知足,对我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
  我是医院护士,上了一天班,虽然很累,但是回到家,一看见凌乱不堪的屋子,我就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家务战斗中。可阮锋对家务和我的忙碌却无动于衷,他总是“瘫”在沙发上看那些永远也看不完的报纸。我说:“你下楼去倒垃圾吧。”他应付性地“嗯”一声,却始终不见挪身子。我说:“你将茶几上的水渍擦一擦吧。”半个小时后,我从厨房出来,发现那水渍已浸湿了他的报纸,但他就是不肯顺手拿抹布擦一擦。
  从回家进门的那一刻起,我就像一只陀螺:做饭、洗衣、拖地、整理屋子、辅导孩子作业,忙得团团转。阮锋不仅不给我帮忙,有时还添乱,这让我非常生气。
  一个星期前,我们发生过一次大的争吵。我想,这会不会是他离家的原因呢?
  那天,一位久未谋面的女同学说要来看我。我特意请了半天假,收拾屋子。傍晚,阮锋下班回来,一进门,就直奔卧室,躺倒在床上。那天是雨天,我分明看见他的风衣、裤子、鞋上有很多泥浆,而地板是我刚刚擦过的,床单也是我新换上去的。我气愤不已,叫嚷道:“快滚出去!”阮锋“腾”的一下起身,用他那双沾满了泥浆的鞋故意在满屋里踏,一边踏一边嚷:“这是我的家,我花钱铺的地板,我想怎么踏就怎么踏!”我气得舌头都打结了。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阮锋打开门,粗着嗓子问:“你找准?”我能猜到是谁来了,也能想象到阮锋此时的神情是多么凶神恶煞。“对……对不起,我可能……可能走错了。”来人仓皇而逃。阮锋“砰”的一声关了门。我没有勇气去追同学,只好将所有的愤怒都向阮锋发泄。
  吵架的第二天,我们照样白天各上各的班,晚上回家我做我的家务,他看他的报纸,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谁曾想,一个星期后,也就是4月19日,他竟然不声不响地离家出走了。
  那天早上,我给在校寄读的女儿送衣物去,晚上回家,我发现屋里有些空。打开衣柜,阮锋的衣物都不见了,鞋柜的两双男式皮鞋也失踪了。刚开始,我怀疑是遭遇了小偷,可是,屋里整整齐齐,梳妆台上的首饰一样不少,失踪的只是阮锋的东西。我明白了,这是阮锋有预谋的行为。我立即打他的手机,无人应答。我又跑到楼下电话亭打,电话很快接通了,可是一听到我的声音,他立即挂了。我给他发短信,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回答的是一长串省略号。
  现在,阮锋已离家三天了。我从他们单位的门卫处得知,他每天都按时上下班,而且情绪不错,和同事有说有笑。我很疑惑,他每晚住在哪儿?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我不想跟踪他,也不想到他单位找他,将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我只希望他能将事情和我讲清楚。如果他真的另有所爱,我不会缠着他的。
  (按照红云提供的电话,我给阮锋打了电话。他犹豫了一下,同意单独和我谈谈。)
  阮锋自述:我是她眼里的一件家具
  我离开家三天了,我其实就住在我家附近一个小招待所。从招待所的窗户里就能看见我们家的阳台。我每天都看见红云在阳台上洗洗晒晒,我却不必再忍受她的唠叨和管束,这让我感觉非常幸福。
  我今年40岁了,40岁的男人为什么突然会像一个少年一样去离家出走?我也说不太清楚。
  红云是个贤惠的女人,这个我承认。但是,和她结婚15年来,我却感觉不到幸福。她整天忙忙碌碌,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对我和女儿的起居饮食照顾得也很细致,但是,她关注的仅仅是这些表面的东西!她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我的情绪和感受。
  
  “进门换拖鞋”“报纸不要乱扔”“脚不要放到茶几上”“衬衣领脏了,怎么还不换”“绿色领带配白衬衣不好看”,她天天唠叨的就是这些,至于我哪天是高兴还是沮丧,她根本不关心。我觉得我就是她眼中的一件家具饰品。她回到家,看见我好好地搁在那儿,没被偷去,没被砸坏,她就满足了。
  在我离家前的一个星期五,我们大吵了一架,那是我积郁很久的愤怒情绪的爆发。
  那天下午,我和单位领导闹了矛盾,情绪很不好。在小区楼梯口,做清洁的大姐都看出了我的异常,关心地问:“小廖,你今天脸色不好,是不是不舒服啊?”可是回到家,红云却只是盯住我有没有换拖鞋,有没有脱外套,是不是弄脏了干净的地板,弄皱了新换的床单,她根本不关心我为什么会一进门就躺在床上,根本不关心我落寞的表情。我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生气的“物”,而不是有着丰富情感的人。这让我觉得有些屈辱。
  当然,这次争吵并不是我想离家的直接原因。产生那个念头是在4月18日,我生日那天。
  早上,红云提醒我:“今天4月18日,别忘了到银行交房贷。”我突然想起:噢,4月18日,我40岁的生日。都说女人在意这些特殊的、有纪念意义的生日,其实男人也在乎。当然,我并不是在乎红云是否送我礼物,是否为我一桌美味佳肴,我只想听她一句话:“老公,今天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也就是说,我只想她关注我一下。
  晚上回到家,我故意问红云:“今天的报纸呢?4月18日,这是很重要的日子,我一定要看今天的报纸。”红云不耐烦地说:“报纸!报纸!你就整天只想报纸!房贷交了吗?”然后,她又开始发牢骚:“18日,提起这个日子我就烦,辛辛苦苦挣的钱全都要送给银行……”我将自己整个人都埋于报纸中,我知道,我只能自己祝自己生日快乐了。
  晚上,累了一整天的红云一上床就睡着了,而我却整夜未眠。我想,40 岁的我为什么不能主宰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还要压抑自己的喜怒哀乐?我高兴了,完全可以哈哈大笑,笑得在地上打滚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我不高兴了,完全可以痛哭流涕,或者可以借酒浇愁,闹腾一夜也不碍着谁。我突然有了离开家,自由自在主宰自己生活的想法。
  第二天,趁红云出门去看女儿,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实施了行动。红云打电话、发短信,追问我原因,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只能用省略号来表明自己的无奈和一言难尽。
  离开家的这几天,我感觉非常幸福。当然,我并不想永远这样呆在外面,我从内心里是爱红云、爱这个家的。我非常渴望家的温暖,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婚姻能有一些改变。
  咨询手记
  1.你们有多久没有注视过对方的脸
  我将这对夫妻一同约到我的工作室。夫妻俩四目相对,神色很不自然。妻子的眼神中饱含幽怨和委屈,丈夫像做了错事的孩子,马上低下头。
  我让他们在不看对方的情况下,各自画出对方的脸。丈夫很快画了一个圆,然后,画了一对向下弯曲的眉和一对瞪得圆圆的眼睛,再然后画了一张有些夸张的大嘴。妻子也先画了一个圆,在圆中涂抹了一会儿,不知该怎么画,忍不住偷偷瞅了一眼身旁的丈夫,可是仍然画不出所以然,只是象征性地在圆的外圈上画了几笔,表示头发。她充满歉意地对我说:“我这人从小就没艺术细胞。”
  我拿起丈夫的画,说:“你画得好像并不准确啊。红云的眉是一对柳叶眉,细细的,眼睛水汪汪的,嘴巴也不像你画得那么大。”
  丈夫不好意思地笑了。
  妻子愠怒地瞪着丈夫,说:“你恐怕从来没正眼瞅过我吧?”
  我继续对阮锋说:“当然,你的画也许正好反映出你的内心,在你的印象中,红云就是这样一个锁眉、瞪眼、唠叨的形象吧。”
  丈夫不置可否。
  我又看妻子的画,说:“一个人能不能画出想要画的东西和他有没有绘画基础,关系不太大。每个小孩子都是天生的画家,不管是他们亲眼看到的还是想象到的,不管画得像不像,他们一定是拿笔就画,因为他们对那些事物充满了兴趣。你无法用笔描绘阮锋的面容,一方面表明你可能是兴趣不够,另一方面可能是在你的印象中他的面容是模糊的,甚至是空洞的。”
  妻子愕然,旋即低下了头。
  我问他们:“你们有多久没有看过对方的脸了?”
  丈夫苦笑:“很久很久了。”
  我提议:“那今天试试吧,好好看看对方的脸,看看那是一张怎样的脸?”
  他们勉强地转向对方。
  我问丈夫:“你看到了什么?”
  “一张不开心的脸、生气的脸。”
  我又问:“你愿意帮她减轻一些痛苦吗?”
  丈夫犹豫很久,终于缓缓站起身,把妻子拥入怀中。本来怨气冲天的一个女人,渐渐地像绵羊一样靠在丈夫身上。
  冷漠得如同陌生人的两个人,其实骨子里仍然期待对方的爱怜。
  2.夫妻需要彼此关注
  待他们坐下后,我问妻子:“你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家吗?”
  妻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他好久没有抱过我,今天能对我这样,基本上可以排除他‘外面有人’的可能性,只要不是这个原因,我就放心了。”
  “他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并不比这个原因的分量轻啊。”我打开录音机,播放事先经阮锋同意录下的他的自述。
  听完录音,红云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每天忙忙碌碌的,真的是忘了你40岁的生日,对不起,回去之后给你补上。”
  阮锋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也没什么,也许是我太敏感了。我问了几个男同事,他们好像都不过生日,家里过生日的只是小孩和老人。”
  我说:“过生日不过是一种象征意义,以此来引起别人的关注。阮锋因为平时在这方面得到的比较少,所以就特别看重过生日这个形式,即使是形式上的一句‘生日快乐’,也能够让他满足。”
  阮锋点点头:“是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关心一下我,而不仅仅是关心我的鞋子有没有换、衣服是不是脏了、报纸有没有乱扔。那根本不是关心,叫管教,或者说是为了配合你家居的整洁而已。”
  “人家夫妻在恩恩爱爱地过日子,我们却闹成这样,你对我一百个不满意,我都认了。可是,你也要扪心自问,你对我又是如何关心的呢?我上了一整天的班,累得要命,也想在沙发上躺一躺,喝一口温水,可是沙发永远被你霸占着,如果我不烧水,水瓶就永远是空的;我在单位受了委屈,心里有气,也想倾诉一下,可你永远是一张‘报纸脸’,毫无表情;我说我腰酸背痛,你却说将活儿留着明天干吧,你为什么不能帮衬我一下,或者邀我歇一会儿或者帮我按摩按摩……”说起这些委屈,红云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我倒了一杯茶,推给阮锋。他马上心领神会,将茶杯递给红云。红云端起茶,喝了一大口。
  我说:“茶的作用不仅仅是解渴,很多时候,它还可以调节情绪、滋养精神。你们其实都渴望对方‘温茶’一样的关心,但是,你们却很吝啬,不愿意给予对方,即使给对方一杯茶,也是在他口渴的时候,而不是他心灵饥渴的时候。”
  红云有些不解。
  我解释道:“阮锋肚子饿了,你会及时给他做饭;他衣物脏了,你会催他换下,及时帮他洁净。可是当他心情不好时,你却没有任何表示。你可能是觉得你没有责任去关心、安抚他的情绪。”
  “是的,我只觉得做家务是我的责任,至于他的喜怒哀乐,那是他自己的事,由他自己处理。”
  阮锋说:“我看你是典型的‘以事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
  红云不满地瞋了他一眼。
  “情侣之间互递一个眼神,相视一笑,都会令人心动,心动之处就在于这些细微的行为背后有情感的交流。结婚之后,如果忽视了情感交流,婚姻赖以生存的感情土壤就会变得贫瘠或者慢慢流失,以至于养不活婚姻这棵树,更不用说将婚姻之树养得生机勃勃了。所以说,你们需要将目光从琐碎的生活中移开一些,放到对方身上,不仅仅是关心他(她)的冷暖,更要关心他(她)的喜怒……”
  “可是,”红云抢着说道,“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他必须首先搬回家。”
  我提醒她:“‘他必须首先搬回家’,你强调的是他回家这件事,你能不能换个说法,从关注事转到关心人的层面。”
  红云想了想,试探着说:“老廖,我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回家?”
  阮锋欣然点头。
  红云又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呢?”
  我及时肯定了她:“你这就是在关注阮锋的内心感受,尊重他的意愿,这是不是比‘你必须回家’的说法更能暖人心?他也更容易……”
 “我已经决定,下午就搬回家。”没等我说完,阮锋就抢了话头。
  婚姻处方
  婚姻如孩子,需要细心呵护。生下孩子后,对其不闻不问或者仅仅是提供衣食住行的保障,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孩子的成长需要父母随时关注、用心栽培,婚姻也需要随时随地用心呵护。
  1.关注对方的情绪
  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如果高兴,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来分享;如果悲伤,希望有人来问候:“你怎么啦?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夫妻之间最重要的责任并不是让对方吃饱、穿暖,不饿着、不冻着,而是让对方的心灵感觉安全和温暖。心灵上的滋补浇灌、遮风挡雨远比物质上的美味佳肴、高楼大厦更重要。
  2.彼此倾听
  关爱对方并不需要你做很多,倾听是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倾听,是“倾心地听”,而不是只用耳朵不用心。只有当你用心听的时候,对方才能敞开心扉,说出真正想说的话。“你怎么这么懒?”“你这个酒鬼!离开了酒你就不了吧?”这些话的主人可能是不满你的“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不屑态度;如果你用心听,他(她)要说的可能就是:“我太累了,你能不能帮帮我?”“你老这样喝酒,我担心你的身体。”
  3.明确表达自己的情感需要
  我们需要对方的关注,但是也不能奢望对方就一定能猜中你的心思。你需要明确表达自己的情感需求:“我今天很高兴,想和你说说话”“我感觉有些孤独,你能陪我一会儿吗”。向配偶索求情感关注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向他(她)索爱,然后再给予她(他)爱,这就是爱的流动过程。只有通过不断地流动,爱才能保持其活力和新鲜度。

                           -----该案例转自《婚姻处方》,希望对婚姻生活中感到困惑的人有所帮助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