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咨询 >> 心理咨询案例分享 >> 阅读文章

一个被妈逼疯的大学生的心理治疗

2013-04-28 15:28:47 来源:新浪博客 浏览:2606

   这个个案是姐姐先跟我联系的。
  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是一个看家庭的咨询师。先是打了两通电话,都是在说他不学好的弟弟,成了他们全家人的心病。先是家里人都认为他不学好,接着她和她全家人都认为是他病了。她描述的情况好像有一些抑郁。
   其实她自己已经出嫁多年,她说的家还都是她的娘家。她口中介绍的她的小弟,已经28岁,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六岁的女儿。弟弟已经有一年多只是在家睡觉,不和任何人接触,还一直没有笑过,她很担心他弟弟出了什么问题,害怕她父母老无所养。弟弟早在五年前就离了婚,和父母住在一起,他们的母亲在替他照管他的女儿。就是对女儿也看也不看。
   我答应了见他们,并且约好了时间。 
   可是第一次我并没有见到她的弟弟,而是她带着他们的父母来见我。我问及情况,他们说他们还没有商量好怎么和弟弟说这件事,就一起来见见我,深怕弟弟一口回绝了他们的建议而不好收场。
   一家人来看病,我却没有见到他们指定的病人,这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这一对父母,远不像姐姐那么沉稳,坐在那里一提到不争气的小儿子,就全是义愤填膺。仿佛这个儿子已经完全的十恶不赦。
    这是一家农民工的家庭,父母早年来北京打工,后来经同乡指点开始在北京收废品,之后姐姐姐夫也开始从事废品行业,已经小有积蓄。弟弟在这个时候从家乡考入省城读上大专,学业还算顺利。
    弟弟大学毕业之后,在省城顺利的找到了工作,在第一年工作还算顺利,并且和一个大学的同学开始了恋爱。
    变故开始了。父母一心想把唯一的儿子带到北京,就坚决反对他的恋爱继而反对他继续在那里工作。以断绝关系相要挟,弟弟经不起父母的召唤,辞了工作别了女友来到了北京。伤了女友的感情,也伤了自己的心。
     伤心的弟弟还没有让自己从伤痛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北京的父母已经替他安排了一切。首先为他安排了一位他们老乡家的姑娘,从小跟着收废品的父母来到北京,虽然没有读过几天书,可是也没有受过什么累,文静柔顺,非常被妈妈赏识。弟弟开始的顺从终于被激怒,在婚礼的前几天,跑去女友的家乡,想带那个伤心女孩私奔。那个伤透了心的女孩知道他的到来,却从屋里又叫出来一个高高大大的俊秀男孩,说这是她刚刚结识的男友,并且已经准备谈婚论嫁。弟弟万没想到的事是自己那么有把握的那段感情原来也出了那么大的变故。他没提他准备和她私奔的事情,而是告诉了她他要结婚的消息,返回了北京。
    姐姐说弟弟的病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因为弟弟在结婚前神秘的消失了一个星期后,回来人就开始傻了,看谁眼睛都会发直,全没有了年轻的神采。接着他们叙述的情况让我想起了被安排和宝钗结婚的宝玉。
    婚也结了,弟弟到北京再也不提找工作,也不参加家里的废品经营,新过门的媳妇开始有了怨言。由于他的不温不火,媳妇把矛头指向了婆婆。
    怀着身孕的媳妇跑回了娘家,他不闻不问。他把和妈妈的对抗变成了对媳妇的对抗。妈妈逼着他去接媳妇,他再一次被逼不过,答应妈妈,媳妇既然是你看中的,为了你们吵架,让我去接,那我只给你这一次面子,我只去接一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坚决不去。
    媳妇被接回来了,日子依旧。
    战火再燃,媳妇扔下出生不久的女儿,再次回了娘家。弟弟仿佛没有这回事一样,任谁来劝都没用。再也不提媳妇的事情,而妈妈也没有办法,开始自己抚养孙女。
    好容易,弟弟被允许再一次回到他曾经读过大学的省城,他开始了他的新生活。而这个时候,他们在省城做生意的小姨,忽然来找姐姐借钱,说有一个不错的生意可以赚钱。姐姐捂紧了腰包,她的理由是“小姨从来就不讲信用。”姐姐来北京几年里积攒下来的十几万元钱,而这时候姐姐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大的都要上小学了。
    妈妈觉得来了赚钱的时机,跑去省城的小姨家,打算让弟弟和他的小姨一起做这个生意。不知道她又是怎么说动的弟弟,又每天一个电话,威逼利诱姐姐帮助弟弟,姐姐终于把家里的十几万元拿出来给他们和小姨合伙做了生意。合作开始很不顺利,这个时候弟弟做了一个自己的决定,和小姨分了家。在省城弟弟的同学们的帮助下,生意开始有了起色,并且开始赚钱。这个时候妈妈又开始惦记,弟弟有了钱又会不知道如何过日子。就把家里的废品生意全部都交给了爸爸,跑去省城帮助儿子“料理”。大字不识几个的妈妈发现,果然,“他每天和一些人在胡吃海喝,说一些吹牛的话,浪费了很多赚来的钱。”妈妈开始了尽责的“管理”,而弟弟再一次被完全剥夺了权利。弟弟情绪上来,又把所有的生意都放下,把自己关进了屋里。钱完全没有妈妈想的那么好赚,屋里是推不动的儿子,外面是打理不了的生意。妈妈没有办法,只好关门大吉。一起扔下的,还有姐姐的那十几万的积蓄。
    妈妈一会儿唾液横飞,一会儿老泪横流,说着儿子的种种不是,爸爸在旁边不时的用家乡话骂几句,全没有任何情节参与进来,姐姐在旁边暗自落泪,这个家庭原来是妈妈唱的独角戏。
    我见到的弟弟,竟然是一个彬彬有礼,完全克制着自己的任何表情,一本正经的消瘦清秀的年轻人。他让他的妈妈、爸爸、姐姐落座之后,才给自己找个靠边的位置。我让让他坐到我的身边来,望着他的父母和姐姐。
    我的第一句话是:“我知道你在这个家里做儿子做的很辛苦。”年轻人一下子愣了,眼圈一红,滚出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妈妈不容年轻人说话,又开始了她的是是非非,刚刚面部有表情的人马上脸上有变得僵硬,然后是诺诺唯唯。我向妈妈笑笑,说:“我听了你们那么多的故事,我就是不知道你今天是不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看看儿子的改变。”妈妈不说话了。儿子的表情变得复杂,爸爸来了句自言自语似的方言的国骂。我依旧对着儿子说:“你做儿子做的那么辛苦,我不知道你女儿在没有爸爸和妈妈照顾下长到这么大,她会不会也和你一样的难过?”年轻人的眼里再次涌出了泪水。
    我把姐姐从这个家里分出去,我问姐姐“你的家在哪里?”姐姐愣住了。
    我说,你和弟弟都是没有离开家的孩子,而你离不开家,那也会阻止你弟弟长大。可以不可以从今天开始,让你自己回家去,回到你那个有丈夫有孩子的家,能不能从现在开始,把弟弟当成一个二十八岁的大人?
    你说,你更愿意相信你的钱是因为弟弟的病而被损失掉了,还是更愿意相信是你由于自己和你的父母纠缠不清而错误的相信了妈妈的安排而被损失掉的呢?如果你把这个关系变成你家和你母亲家的关系,可能你弟弟就会减少一点儿成为这个家里病人的愿望了。
    我又问妈妈,如果你儿子没有病,那么这个投资失败的责任是不是也会由你儿子单独的负担呢?妈妈这个时候听懂了话,起身想走开去,我让姐姐拉她回来,也许,让她承担自己的责任远比面对一个有病的儿子更难。
    成为家里指定的病人,这也许才是儿子的承担。
    而我,把这个爱家的儿子从家里拉出来,也是一段更艰苦的工作。
    这次咨询结束,姐姐第一次没有抢着付咨询费。我想,她真的要回她自己家去了。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