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中心简介 >> 行业资讯 >> 阅读文章

《精神卫生法》实施后首例心理咨询被告案

2013-12-06 09:31:23 来源:株洲心理咨询网 浏览:1571


《精神卫生法》实施后现全国首例心理咨询师成被告案

   《精神卫生法》实施后现全国首例心理咨询师成被告案 姑苏晚报 记者 陆季惠 11月26日,张国华(化名)在西安寄出诉状,状告昆山一心理咨询师,一审被驳回后,他向苏州中院提起上诉。 张国华之子患有躯体障碍症,去年12月通过网络与昆山某心理咨询师签订一份内训课程协议书,接受为期9个月的系统训练。然而,今年5月12日,已被保研的在校大学生小张跳楼身亡,张国华认为心理咨询师侵权,索赔70余万元。这也是《精神卫生法》今年5月1日实施后,全国首名心理咨询师成被告。 据苏州职业技能鉴定中心统计,苏州获得职业资格证书的心理咨询师有1313名,其中二级心理咨询师仅298名,苏州大市范围登记注册的心理咨询机构有233家,其中个体54家。记者调查发现,多方声音都表示,社会心理咨询机构是“生下来没娘的孩子”,行业监管有诸多盲点,亟须完善的制度及明确的行政部门进行监管,同时,业内人士也呼吁,应出台相应司法解释。 “聊”与“疗”的辩护之争 是心理咨询,还是心理治疗,“聊”与“疗”之争也是这起状告心理咨询师案的原被告意见分歧之一。 原告诉称,2012年12月6日,原告之子与被告签订合同一份,约定小张接受被告身心成长方面的系统训练,治疗其躯体障碍症,课程9个月,学费12600元,接受治疗后,被告通过网上视频、腾讯QQ等聊天方式授课。 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刘霄峰、原告的代理律师认为,被告所做网络宣传及与网络交流过程记录来看,被告都多次出现“治疗”、“疗愈”“康复”等措辞;且被告所具有的心理咨询师资质,只能对一般人群进行心理辅导,而不能对精神病人群进行治疗。 被告辩称,他没有治疗行为,他取得心理咨询师三级资质的资格,只是对来访者进行心理咨询培训,作用是对其治疗有帮助而不是对他进行直接的治疗,他对来访者进行心理辅导并不是治病。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界限模糊 《精神卫生法》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显然,如何划清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界限非常重要。然而,记者采访多方发现,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界限并没有明确、统一的说法。 对于心理咨询的一般解释是,运用心理学的方法,对心理适应方面出现问题并企求解决问题的求询者提供心理援助的过程。而心理治疗则由专业人士通过建立一种独特的人际关系来协助患者处理心理问题、减轻主观痛苦经验、医治精神疾病及促进心理健康、个人成长。 苏州易禾心理咨询中心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洁认为,心理咨询是非医疗行为,是通过谈话方式,而心理治疗是医疗行为,是通过药物进行治疗。 苏州市医学会秘书长许衷寒、苏州市广济医院院长殷光中都认为,心理咨询过程中,如果心理咨询师通过锻炼、培训尝试帮你解决问题、作出一些改变,并想达到某一目的的这种干预过程就是治疗行为;而,苏州市心理学会秘书长吴继霞认为,这种干预行为也算不上是心理治疗。 苏州广济医院医务科钱科长称,目前所有的心理咨询师和心理治疗师都没有处方权,只有精神科医生可以从事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也可药物治疗,“现在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没有明确界限,这两者本身是结合而论的,因为相关细则,没有先例,没有个案,所以这是难题。” 一个“生下来没娘”的行业 “10年前就担心要出问题。”采访中,许衷寒和吴继霞的口中都道出同样的话。 许衷寒直言,心理咨询是一个“生下来就没娘”的行业,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资格证书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的,社会心理咨询机构通过工商部门等级注册,心理咨询属于医学心理学应用的范畴,看似跟卫生部门沾点边,但社会心理咨询机构登记注册性质又是非医疗性的。 苏州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职业能力建设处蔡旭卫处长说,心理咨询师(二、三级)是国家职业工种之一,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心理咨询师(二、三级)国家职业资格证书是对其技术、技能的一种认定,是职业资格证。心理咨询师取得职业资格证书,跟从业是两码事,劳动部门只负责前端的职业能力认定,至于从业则要遵守行业规矩,劳动部门后期不用对他们进行管理。 苏州市工商局工商企业管理处处长施国平说,心理咨询机构应该由行业主管部门来监管,这是非常专业的领域,需要专业知识的支持,工商部门没有手段监管和检查。唯一的检查也是心理咨询机构等级注册开业6个月后看看是否正常营业,并无其他。施国平透露,工商部门正酝酿出台相关的抽查管理办法,但至于心理咨询机构是否在抽查的范围中还不得而知。 苏州市卫生局宣传处唐德春告诉记者,不像医生、护士的执业医师资格证是卫生部门发的,心理咨询师的证是劳动部门发的,因此卫生部门并非心理咨询机构的主管部门,对于社会上非医疗性质的心理咨询机构日常并无监管、抽查。 《精神卫生法》 第七十六条规定,如有“心理咨询人员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诊断、治疗”及其他三种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据各自职责责令整改,给予警告,并处罚款等,严重者吊销执业证书或营业执照。 施国平说,根据实际情况也应当由卫生部门责令整改,苏州市卫生局疾控妇幼处汤忆眉处长称,如果心理咨询师有涉嫌进行医疗活动的违法行为,卫生部门会进行查处,但截至目前尚未接到任何该方面投诉。 多方呼吁提高准入,健全监管 苏大一位心理学教授称,记者欲采访的一系列问题正是心理学在中国发展中的问题,是许多专家在讨论、思考而没有解决的问题,他以“不便评论”为由婉拒了采访。 “被告的心理咨询师具有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如果是单独从业,那就不符合规定,按照《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标准》,三级心理咨询师其实只是心理咨询员,只是初步掌握一些知识,只能做一些协助、辅助工作,而不能单独从业,”吴继霞称,而这也恰恰反映了工商部门对心理咨询行业设置的准入门槛太低,这也是造成行业混乱局面的原因之一,需要引起警惕。 吴继霞表示,心理咨询行业暴露出了诸多盲点和监管失位,但仅靠专家、学者等有识之士一腔热情也无济于事,关键需要政府部门重视,苏州心理学会也愿意利用专业知识配合行政部门对社会心理咨询机构进行检查,设立相关科学指标,拒绝准入或取缔不合格心理咨询机构。另外,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界限模糊,吴继霞也呼吁权威部门对此进行专业解释、解读,针对《精神卫生法》 出台操作性意见。 “作为心理咨询师,你有没有准确评估的能力?谁来监督你的评估?对于需要专业治疗的精神病人,你有没有误导,有没有尽到告知转介的义务?谁来监督?这些都是盲点!”许衷寒直言,“在医疗机构,如果医院不治就不能接收,该会诊的要会诊,该转诊的要转诊,这就是制度。” 许衷寒觉得,一方面心理咨询行业亟须完善制度,给这个行业“找个娘”,同时法规还需完善,心理咨询师“越位”时,裁判能够及时鸣哨。 殷光中告诉记者,广济医院2013年门诊量突破20万人次,每年约增加3000号新发病人,按照多年前统计的数据,姑苏区登记在册的重症精神病人有3万人,还有很多未登记在册。他呼吁,社会需要重视心理问题,应该尽量选择正规医疗机构。 举证难,法学人士建议专家责任制 《精神卫生法》 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专门从事心理治疗的人员在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活动中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许衷寒说,如果侵权行为发生在医疗机构中,那就是医疗事故或是医疗损害,可以通过医疗鉴定途径维权,而如果涉嫌侵权一方是社会心理咨询机构或是心理咨询师,那就不属于医疗行为,也不适用医疗鉴定。 张洁介绍,所有接受心理咨询的来访者都要签署咨询协议,一份是保密协议,另一份是来访者不自杀的免责协议。

    心理咨询活动中发生侵权,来访者追究责任面临举证难也是所采访的多位专家一致认同的观点。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法学博士、全球化研究中心研究员林承铎表示,追究责任关键还是要看心理咨询师是否在合理限度内从事咨询活动。而让当事人举证确实存在一定难度,他主张应当在这个领域采取专家责任制,也就是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因为来访者相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属于外行而实力悬殊,此时应当将举证责任倒置给心理咨询师。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