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培训 >> 心理咨询师的修练 >> 阅读文章

霍夫曼教授谈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的两个特点

2015-12-06 19:40:00 来源:株洲心理咨询网 浏览:892

   接下来下面两句很简短的引用,我认为是对存在主义治疗最为精简、最能抓住精髓的形容。不过,要把这两句话理解了并且运用到心理治疗里去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我会多讲一点存在主义心理治疗是怎么回事。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们之前提到过的话题再次出现。
   首先,存在主义心理学一种是非结构化的、行云流水般的治疗方式,它反对过多地依赖技巧。但这就是难点所在:如果不依赖技巧,怎么去做治疗呢?提出这个疑问,是因为我们很多人只学会了按照训练中学到的技巧来进行治疗。但是正如存在主义治疗师提醒我们的那样,真正帮助痊愈的并不是技巧,而是关系产生了疗效。我们再回到之前谈到过的关于人本和存在治疗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种流派在这一点上完全达成共识:它们在治疗上都不怎么依赖技巧,而是看重关系。当我们真的用到了技巧的时候,最好是未经计划过的,自然发生的。有一位著名的家庭治疗师在他一本书的开头说,要使用他的著作,最好的方式是:读过就忘。这是一本关于婚姻家庭治疗的书。这个理念听起来很奇怪:如果你忘掉这本书,它如何能够帮助你?但是他所说的意思是:治疗中不可过分强求。我们经常花过多的时间去计划治疗应该怎么做,结果毫无效用。但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当我们脱离了治疗计划的时候,我们却感觉一切进行得颇为顺利。亚隆(Irvin Yalom)有一次问他的一个病人觉得治疗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什么。亚隆这样问时,他期待求助者可能会说自己对某些精神的分析很感兴趣,或者是亚隆教过他的一些什么重要的事情给他留下的印象最深,或者会赞扬他有非常杰出的技术。结果求助者回说:   

  “我很高兴你那天发现我的发型变了。”我们大部分人可不会期望求助者说出的是这样的回答。我们希望他们发现我们在受教育的过程中所学到的那些东西,希望他们认为我们花了大笔银子学到的东西帮助他们的生命发生改变。但在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作为一个人存在。我们过多计划我们的治疗过程,往往是这件事情让我们自己觉得比较安心。我们想让自己知道,我们走进治疗室、看见求助者的时候要怎么做、说什么,这样可以让我们的焦虑水平得到降低。但是因为我们太关注我们那天自己要做什么,却可以忽略了求助者的需求。我自己得到这个教训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情况是,我在事前好好计划要和求助者做什么,结果是没有一次感觉良好。但有许多次,我跟求助者走进治疗室,完全不知道下面自己要干什么,却惊讶地发现,接下来发生了奇妙的事。最好的治疗常常发生在我们对治疗过程有充分信任,对求助者能够适时回应的时候。尽管存在主义者可能不太愿意承认,有时候技巧的确有用。但是当技巧真的发生效用的时候,常常是它们在治疗中自然而然地出现的时候。我相信,当技巧自然出现的时候,它们的效果更好,比我们试图强行运用技巧效果要好得多。所以说,不是要把技巧全部丢掉,而是当你觉得应该用的时候才去使用它,让求助者随着自己的角度带领你去使用技巧,把大部分时间用来与求助者同在。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的第二点:它是一种关系的治疗,这一点我们已经谈了很多。让我再多说几句。说它是关系的治疗,是因为在治疗中我们会谈论关系。在昨天的案例中,大家已经看见这一点。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跟求助者谈论我们的相互关系,谈到我们之间信任的程度,谈到她如何理解我的感受,我又如何理解她的感受,然后处理我们的关系中出现的冲突。这是“关系的治疗”的部分含义。涉及关系的治疗,有两个方面,一是与求助者发生联结,用人性化的方式与求助者进行交流,另一个方面是,讨论我们的关系。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正如我们前面已经讲过的,求助者常常会对治疗师进行理想化,跟求助者讨论我们之间的关系,有助于处理这种理想化的情况。有些时候,当我们以为他们在对我们进行理想化的时候,他们想的其实是:这人对我一无所知,对我毫不理解。而我却没有花时间去询问求助者,把这一点弄明白。讨论关系的时候,我们会对求助者如何描述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惊讶。许多求助者会自觉地描述我们的关系。但是,如果我们创造一个坦诚的氛围,使求助者对我们足够真诚,我们可能会听到一些我们并不想听到的话。如果你从求助者嘴里听到的全都是正面的东西,全都是关于你做得多棒的话,我们要特别警惕。我想,安格瓦斯基(Angvarsky)博士后面会更多地谈到这一方面。
接下来要讲的一点是,存在主义心理治疗是一种体验性的心理治疗。我要提醒大家,我们之前已经谈到过的一点:如果我们可以教给求助者什么东西,那么通过让求助者去亲身体验会产生更好的效果。这一点我们昨天已经谈到。我们谈到,我们可以教导求助者如何与我们发展更加亲密的关系,也可以亲自和求助者发展这样的关系,从而向他们展示,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经历这种关系。这就是实践的治疗。
    我们还谈到贝克尔(Ernest Becker),他认为治疗是意义的治疗。在弗兰克尔(Victor Frankl)的一本关于心理治疗的书中,他讲的就是意义的治疗。正如我们说的那样,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帮助求助者辨识和发展神话中的意义。有些时候是帮助求助者认识他们生命中已经存在的意义,有时候是帮助他们创造意义。这么多年来,我常常惊讶于有些求助者竟然没有发觉他们生命当中既有的意义。当他们无法认识到有这些意义时,这些意义就没有持续性。通过帮助他们,这些意义就更加能够持续下去。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