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辅导 >> 社会热点心理观察 >> 阅读文章

四川师范大学大学生遭室友“斩首”事件前后

2016-05-06 09:25:59 来源:西安新闻网 浏览:1076

        芦海清生前学生照

    2016年3月27日晚上11点50分,正在宿舍玩电脑的大一学生芦海清被室友滕刚(化名)叫到了旁边的学习室,当人们再次见到芦海清的时候,他已经身首异处。
  2015年考入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音乐表演专业的芦海清今年21岁,来自甘肃白银的他,不但与滕刚是同专业的同学,也是同乡。
  28日凌晨,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将涉嫌故意杀人罪的滕刚控制,此后这起被定性为“恶性杀人”的事件并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
  直到18天后,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在网上发布了弟弟遇害的信息和细节。
         认不出的弟弟
  3月28日凌晨1点10分,芦海强对这个时间点记得很清楚。四川师范大学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他,芦海清出事了,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我当时都蒙了,抓了衣服就往学校跑。”芦海强在成都工作,当他赶到四川师范大学成龙校区学生公寓时,芦海清仍躺在学生公寓东苑2栋一楼学习室的命案现场。
  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弟弟此时是个什么样子,芦海强没有能够看真切。
  其实,芦海强和芦海清并不是亲兄弟,他们是堂兄弟,但芦海清管芦海强的父亲叫爸爸,管芦海强叫哥哥。
  1995年芦海清出生在甘肃白银市景泰县的一个山村。2岁时,做矿工的父亲下井时遭遇意外去世,母亲多年前也已改嫁,无人照顾的芦海清被接到了大伯家中。
  按照芦海强的说法,虽然不是亲生的孩子,但是自己的父母待芦海清视如己出。
  在得知弟弟遇害的消息后,芦海强连夜给远在甘肃的家人买了飞机票。28日中午,芦海强的父亲和小叔等家人赶到成都时,芦海清的遗体已经被送至法医那里做鉴定。
  “第一眼看到我弟,我根本没认出来是他。”芦海强说,弟弟的遗体“身首异处”,脸上有很多划痕,“我弟生前白白净净的,完全变样了。”芦海强说,他看到法医报告上显示,芦海清身上有50多道伤口
  成都航天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显示,芦海清因头颈离断伤死亡。

                唱歌惹的祸?

   芦海强和家人通过衣物、体形和面貌等特征,最终“艰难”地确定死者是芦海清。
  对于弟弟被害前发生的一些事情,芦海强掌握的很多信息来自于芦海清的同学。在3月28日凌晨接到电话赶到学校后,芦海清的几个室友向他转述了事发的经过。
  “我弟的室友们就说,27日晚11点50分左右,滕某把我弟叫到宿舍旁边的学习室,用菜刀对着我弟的头部砍。”芦海强说,“我弟遇害后,滕刚威胁他们不要报警,还要砍别人。”
  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4月15日通报内容的描述却有些出入:滕刚于3月27日晚11点50分用菜刀将芦海清杀死,3月28日零时17分让同学打电话报警投案自首。
  4月15日晚上,芦海强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声明”,“凶手砍伤我弟后确实让同学打电话报警”,不过他认为,滕刚“随后再次到行凶的学习室把门反锁后再次举起罪恶的屠刀”,对警方认定滕刚杀人自首的说法,他认为“欠妥”。
  根据警方的通报,芦海清和滕刚之间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滕某用当日白天从超市购买来的菜刀将芦海清杀死,但并未提及案发的具体原因。
  芦海强说,四川师范大学的学校领导曾告诉他,滕刚在事发前曾和芦海清起过争执,“说两人还打架了,校领导说是因为我弟唱歌影响了滕某,所以两人才动的手。”
  芦海清的室友也证实,27日白天滕刚“消失”了,直到27日晚11点50分左右,突然回到宿舍将芦海清叫到了一旁的学习室。     “我弟性格好,爱笑爱唱歌,也爱交朋友,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芦海清回忆说,滕刚和弟弟一个专业,但两人不是一个班。
  去年9月,芦海强送芦海清入学的时候,见过滕刚,他的床铺和芦海清在这个六人间宿舍的同一侧。
  “当时觉得大家都是年轻人,应该能处得来。”芦海清说,“难道就因为唱歌吵到他,他就对我弟下手吗?”

                 想不明白的事

  一位曾经培训过芦海清的老师说,芦海清平时很喜欢逗大家乐,“每次我进教室,他就会用很调皮的样子叫我,逗大家乐。”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芦海清曾经在房产中介打工,后来还说用打工挣的钱请老师吃了饭。她回忆,芦海清平时很活泼,但是胆子小,遇到凶的人都会避开,“我实在想不出他为什么会被杀害。”
  事发18天以来,芦家人一直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其间,4月9日芦海清的遗体被火化,4月11日芦海清的骨灰被带回了老家甘肃。
  在警方的通报中提到,芦海清和滕刚都是甘肃白银人,他们不仅是同学,也是同乡。
  “这么多天了,滕家人一直没出面联系过我们。”芦海强也有一丝怀疑,滕刚的家人也从事警察职业,这会不会对案情有所影响。
  4月15日早上,芦海强在微博上发布了弟弟被害的细节和图片,惨不忍睹的遗体照片伴随着“肢解”“碎尸”等关键词迅速在网上传播。警方和四川师范大学也很快发布了情况通报。
  四川师范大学在通报中称,目前校方正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有关事宜。不过网上却传出了校方给死者家属7万元“私了”的消息。
  芦海强说,这7万元包括了弟弟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尸体缝合整容、火化费用38000余元,家人一行到成都后10多天的食宿路费等2万多元。
  “没有私了,学校那边曾经提出,希望和我们签一份免责协议,大致内容是免除校方责任,但我们没同意。”芦海强说,他们提出了一些要求,学校现在答应了其中三点:退还一学期的学费5000元和奖学金3000多元,支付家人的往返路费,“但是其他的都还没说。”  此外,芦海强发现弟弟遇害的学习室距离生前所住的127宿舍距离,仅隔着一个宿舍和楼道,十几米外就有一个保安室。“这么近的距离,学校保安竟然没来得及及时施救,我想不明白。”
  “宿舍里包括我弟和滕刚,有5个人都是甘肃人,大家都是老乡。除了出事之前的争执,我从没听堂弟提起过跟室友有矛盾。”芦海强说,事发前一天,弟弟还曾经给他打电话要生活费,二人在电话里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在兄弟俩最后的这次通话中,芦海强没有觉察到异常。他想不通的是,滕刚为什么会下这么狠的手。
     
               被终止的努力

  “我当时根本不敢相信,直到问了很多芦海清的同学,我才确信这件事。”景泰五中的音乐教师彭老师教了他三年,在接听北京青年报记者的电话时,彭老师放声痛哭。
  彭老师说,学生们都没敢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直到芦海清遇害后一周左右,一个学生才告诉了他这件事。
  “芦海清学的是声乐,每天早上都要练声,我们当时每天5点多起床,6点20分开始练声,海清从来没有迟到过。”彭老师说,入学时发现彭海清的音感非常好,便将他作为自己的学生培养。
  芦家人对芦海清的求学之路也非常支持。在芦海清10岁的时候,家里为了能让他和芦海强上学,让家中的二姐辍学。二姐打工的收入还要贴补兄弟俩的生活和学习开销。
  “芦海清参加2015年甘肃省艺术联考,全省报名的有5500多人,芦海清排名91名。”彭老师说,由于之前忙于艺考,芦海清忽视了文化课的学习,有文化课的老师来找彭老师,希望他督促一下芦海清。
  “我就告诉芦海清,你现在一只脚踏进大学了,但文化课不行也没用,两只脚踏进大学才管用。”彭老师说,芦海清听了他的话以后努力了很多。
  2015年8月的一天,芦海清收到了四川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个月他正好刚满20岁。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芦海清在城里打工挣了2000多元钱。
  “当时海清对我说,我用的那台钢琴太老了,他挣了钱,希望能找人帮我把钢琴修一下。”彭老师说,“他非常听话,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农村的孩子考到城里,好不容易熬出来了,谁会想到就这么没了。
  年幼家中遭遇变故,芦海清一度险被生活抛弃,在进入新的家庭之后,芦海清的生命也重新燃起希望,但所有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尝试,最终停止在成龙校区学生公寓东苑2栋一楼的学习室内。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加盟 |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方式 | 请你留言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邮箱:zzxlzx@163.com   湘ICP备05003275号  在线QQ:4866608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zzxlzx.com.